Menu
EN NL

文旅活动

线上展场 | 8位荷兰艺术家的中国书画疗愈之旅(下)

2001/08/28
海牙中国文化中心

“春艺2021:山水愈情”是海牙中国文化中心2021年度第二场自主举办的线下展览,策展人为旅荷华人艺术家周乐生老师,独立艺术家于旻弘担任本次展览的联合策展人及展览设计师。参与此次展览的共有8位荷兰艺术家,他们都是中心“2019-2020年度中国书画高级研修班”学员,在疫情期间,通过研习中国书画疗愈心境,临摹、创作了诸如《大悲咒》《雪中山水》《富春山居图仿作》等令人惊喜的中国传统书画作品。

海牙中国文化中心将此次参展的24幅作品进行了数码保存,并推出“线上展场”,让更多无法到访线下展览的观众可以远程欣赏这些作品的魅力。

今天推出此次“线上展场”的上辑,您可以欣赏来自Alisha Radjkoemar, Anneke Roozendaal, Bert van Herwijnen, Martine Scheurkogel这四位艺术家的参展作品。
 

前言

这是一个迟到的春天。虽然来得晚,但总比没有好。

“春艺”是海牙中国文化中心自2017年开门迎客之初、延续至今已有4年的品牌活动,旨在为中荷两国艺术家搭建一个文化和艺术交流的平台。这一粒种子,在秋天播种,历经漫长的冬季和横跨两个年度的新冠疫情,顽强地存活了下来,如今再度绽放。
 
《春艺2021:山水愈情》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本次画展的主题聚焦“疗愈”,参展作品主要来自2019-2020学年第一期“中国书画高级研修班”的荷兰学员在疫情期间所创作的24幅中国书法和绘画创作。因去年3月爆发疫情,中心的线下课程被迫中止,授课老师周乐生先生通过远程指导,向学员们传授中国书画之“谢赫六法”。这8位荷兰学员,有的是油画家、版画家、雕塑家,有的曾是法官或医生,他们因对中国传统书画艺术的好奇与喜爱而结缘,并在长达数月的封锁期间,将各自对艺术的追求和人生的感悟融入到中国水墨艺术的研习中,传达内心遐思,修身养性,疗愈心境,共渡疫情。
 
与西方传统绘画的艺术“再现”有所不同,中国传统水墨画不拘泥于物体外表的相似,重于精、气、神的艺术“表现”。中心举办的“中国书画高级研修班”,通过临摹或写生,让学员感悟水墨画之技法与意境。临摹是对山水画笔墨语言的继承与领悟,写生则是将人投身于自然环境里,找寻人与自然的融合。“春艺”的缘起,正是为了在荷兰和中国的艺术家之间、在文化和艺术领域开启跨文化、跨时空的对话,最终更是希望探寻人与自然、艺术与心灵的交流与共情。
 

展品赏析

关于作者

5. Marijke Hennevelt – Castelijn

从我记事起,中国文化于我就一直有种神秘的吸引力。我的家有两个小池塘,池里有锦鲤,还一个小瀑布。这样的环境满足了我很多需求。我对“水”有种迷恋,也因此对各种记录“水”的方式充满了探究的动力。起初我并不知道怎么做,直到15年前,我遇到了非常有天赋的老师周乐生。这些年我练习画花,画鸟,最后开始画风景。《道德经》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也因此想把“水”的形态通过绘画来展现。水,是透明的,只能由它的边界来定义自己,就像“无我”的状态。虽然是“空”,但又确实存在。瀑布它有声音吸引着人们的注意力,你可以看到它,但不能看到它的源头或终点...


Marijke Hennevelt-Castelijn
Landscape (风景)
114.5x58 cm


Marijke Hennevelt-Castelijn
Landscape (风景)
40x68 cm


Marijke Hennevelt-Castelijn
Landscape (风景)
24x68 cm

关于作者

6. Isaline Ritter

我对视觉艺术的追求是从铅笔和木炭画开始的。此后,随着水彩画的练习,我在创作中尝试添加更多的色彩。后来,我用自制的蛋彩画来画希腊和拜占庭的圣像,接着又用水粉画来画西藏的唐卡。在不停的探索研习中,我还逐渐了解了一些十七世纪油画的秘密。最后,我最欣赏的启蒙者出现了——周乐生教授,是他向我介绍了中国水墨、丝绸和宣纸,以及中国毛笔,我的视野终于被打开了,看到了所有创造的基础——“气”。


Isaline Ritter
FLY (飞)
69x113 cm


Isaline Ritter
Simple (简)
136x59


Isaline Ritter
Spring (春)
133x57 cm

关于作者

7.Hannah Kockx

1980年,我开始在艺术大学的戏剧学院担任声音和文字教练。同时,我在Rietveld Academy学习视觉艺术。很快我创建了一个工作室,并开始独立、静心地创作—— 而不是需要集体和互动的戏剧类工作。

目前,我是Graphic Artists Holland的董事会成员。我搜集平面设计相关发展变迁的资料,并组织相关的展览。

在创作中,我一直在寻找我童年的风景,大自然一直是我的向导和灵感之源。“纸”是自我表达的媒介。纸张本身具有记忆,它有它的特性。而宣纸拥有一切......

用各种纸在印刷机上印刷,像是一种艺术炼金术。我有时直接从大自然中选取作画的染料。加入周乐生老师的中国画课堂之后,我们开始了新的艺术对话。疫情期间,我一直住在一个小岛上,陪伴我的只有中国宣纸、墨水、铅笔。仿佛被塞尚和中国古代大师们注视着,在那里的一百天里,我创作了一百多幅草图。回到家后,我还创作了一些艺术书籍。怀着激动的心情,我仍在向周老师学习技术,交流想法,也希望我们能长期坚持下去。


Hannah Kockx
Childhood Garden(童年的花园)
67x33, 67x67, 67x33 cm


Hannah Kockx
Night garden (夜花园)
117.5x64 cm


Hannah Kockx
WHISPERING WEEDS - A PORTABLE GARDEN (细语的小草 - 移动花园)

关于作者

8. Eugénie Doeve

我于2011年退休,此前我在多家医院(精神病院和综合医院)担任经理超过31年。我一直对中国画感兴趣,从2011年9月起,周乐生先生成为我的老师。

上了中国画课程之后,我开始越来越多地阅读关于中国绘画和中国历史文化的资料。我去过中国三次:一次是因为我的工作,因为我希望了解中国的医保体系,另外两次是因为我想看到更多中国的人文和自然风光。此外,我还学习了中国历史和哲学课程,并努力学习书法。

我的这幅画是临摹《富春山居图》,是黄公望(1269-1354)的作品,后来在沈周(1427-1509)手中出现,他根据自己的记忆于1487年进行了复制。


Eugénie Doeve
In imitation of Huang Gongwang’s “Dwelling in the Fuchun Mountains” (partial)
(富春山居图仿作,局部)
660x32.5 cm 


Eugénie Doeve
In imitation of Huang Gongwang’s “Dwelling in the Fuchun Mountains” (partial)
(富春山居图仿作,局部)
660x32.5 cm 


Eugénie Doeve
In imitation of Huang Gongwang’s “Dwelling in the Fuchun Mountains” (partial)
(富春山居图仿作,局部)
660x32.5 cm 

观展须知:根据荷兰政府的防疫规定,《春艺2021:山水愈情》主题展览将控制场内人数,仅接受预约参观。展览每周三、五下午两点至五点开放,请发邮件至海牙中国文化中心邮箱[email protected]提前预约您的观展时间。您还可以关注中心的Facebook、Instagram或登陆中心官网查阅更多关于展览及工作坊的信息。

-活动日历

© 2021 海牙中国文化中心  |  隐私条款